初識柴埠溪

تعرفه تبلیغات در سایت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柴埠溪離荊門不遠,路好的話,也就三個多小時的車程。但是,直到今年的八月二十九日,立秋不久,我才有幸第一次與它相識。


車過宜昌長江大橋,再往前行不遠,眼前連綿起伏的山峰就是武陵山脈。它橫跨湘鄂渝三省市。這裏居住著眾多的土家族人。在鄂西南的五峰土家族自治縣境內,總面積八十平方公里的自然景區,一條長約百里的清溪,貫穿了整個大峽谷。山裏人說,南有張家界,北有柴埠溪,指的是武陵山脈獨有的兩處人間仙境。我們到的時候,正是中午,山裏下起了陣雨。在一個長得特別水靈的當地導遊的指引下,我們在路旁一個叫褔祥飯莊的農家就餐。吃的是土家飯,包穀和大米摻和;喝的也是包穀酒,用筷子沾一點,火機一打,便燃起藍色的幽幽的火苗,很純。雖然夏天剛過不久,但擺桌上的肉還有熏臘肉,香香的,肥而透明;中間支的火鍋是正宗的土雞,一口湯喝下去,鮮鮮的;火鍋裏下菜很少,除了大白菜還是大白菜。這可能和山裏的氣候與土質有關。一路爬上山來,蜿蜒的山道兩旁,山旯旮裏多土無田,種的都是煙、茶、包穀、番茄等品種不多的經濟作物。每一家農舍的屋簷下,一排排掛滿了煙葉和包穀。


煙雨菲微,峽谷內的土家臨溪散居。有房上冒煙的,那是土家的炊煙;有山上冒煙的,卻是地上的水氣。一家一家的,一處一處的,從路旁,從山上,向不太高的天空嫋嫋升起。當升到較高處時,便倏地聚在一起,濃得化不開一樣如天河在幽谷裏奔湧,眼前不見山,不見樹,不見茂林,不見幽谷,不見奇峰,不見異石,不見珍崖,只見茫茫的最為壯觀的雲海。


空山雨住,雲海飄渺過後,淡時又如“麼妹出浴披輕紗”。在壇子口,溪流驚魂一樣從腳底萬丈深淵的壇口湧出。氤氳的峽谷對岸,白色雲霧環繞的山峰,逶迤而青黛,與朦朧的天空相處,又顯和諧、天籟和寧靜。幽谷百里,奇峰三千。正是入秋時節,漫山遍野的黃櫨遇霜變紅,狀若土家少女之嬌羞。同行的女導遊說,我們土家叫它女兒紅。女兒紅在幽谷,綴以櫟樹的黃,槭樹的紫,在柴埠溪大峽谷,點染出一幅長達百里、五彩斑斕的金秋紅葉圖。


“敬你一口茶呀,問你一句話……”,麼妹導遊唱起了土家族山歌《六口茶》。清脆的歌聲剛開始如牛鈴叮鐺,傳開去又如野羊疾蹄,沿溪而行,遇壁便在幽谷裏迴響,峽內的雲霧似乎也放緩了升騰的腳步。大山裏的夜幕降臨得比較早,遠處的土家山寨燃起了熊熊的篝火,有人在隆隆的鼓聲中,肯定跳起了歡快的擺手舞,豪放的“撒兒呵”在柴埠溪大峽谷裏交響。

نویسنده : بازدید : 0 تاريخ : جمعه 21 مهر 1396 ساعت: 9:20
برچسب‌ه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