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破滅下鄉是大勢所趨

تعرفه تبلیغات در سایت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عنوان عکس

媽媽的意見是要我回老家東北撫順農村,畢竟那裏是我們自己的家鄉,在老家,那裏的親戚多,熟人也多,在勞動和生活上不會吃虧。


而爸爸的意見,和媽媽的觀點正好完全相反,他說:“咱們的孩子一旦回到撫順老家,肯定是得住在他爺爺家,孩子他爺爺的成分是地主,我們的兒子一旦回了老家,別人肯定會給他氣受。給他扣上地主孝子賢孫的大帽子,無論你怎樣表現好,都不會有辨認看得見。萬一再出點什麼岔子,不論做什麼的解釋,大家都說不清楚。在政治上受牽連,那是不可避免的。勢必還會影響到以後的進步。還不如就讓他跟學校一塊兒下,其結果也許還會更好一些。”


爸爸的一席話,反倒說得媽媽啞口無言。她也不再說什麼了。


記得從61年9月到64年的期末,從小學四到六年級,我一直是班上少先隊的中隊長,學習成績在班裏始終名列前茅。深得班主任老師的賞識,在校長那裏,我也是很有知名度的。在小學畢業升初中的時候,班主任老師對我寄予的希望過高,他總認為我報考成都四中應該沒問題,硬逼著我報考成都四中。可我常聽別人說起,四中是全省的重中之重的重點中學,能上四中的都是成都市尖子生中的尖子生,雖然我在本校,算是拔尖的,但在成都市那麼大的範圍內來看,我根本算不得什麼。頭腦裏早就產生了一種根深蒂固的畏難想法,絕對不敢報考四中。班主任老師曾為此事多次找過我的父母,可是我做夢也沒有想到,爸爸媽媽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竟然會同意班主任老師的這個建議,決定要我去報考四中。


在小升初的考場上,我的心理負擔過重,抬頭看著考場前面的監考老師,心裏總想到萬一考不好怎麼辦?這思想上一旦開了小差,考試的成績就可想而知,當然也就不可能考好。後果當然可想而知。好些道考試題,在平時根本不是問題,而在考場上竟然不知所措,考試的最終結果,成績相當糟糕,不但四中沒考上,就連普通的全日制中學也沒指望了。


從考場回到家,爸爸媽媽把我好一頓埋怨,說我給他們丟了臉面。我也感覺到這初中是考不上了。沒想到後來,被當時的人民北路中學(成都市31中)半工半讀學制的建築職業班錄取。到學校報到以後,我才有所明白,所謂半工半讀,就是每個學期所規定的學習時間段內,一半時間學習初中文化課,一半時間到建築工地參加專業體力勞動。


1965年夏季,為了對半工半讀學制便於集中管理,成都市教育局等有關單位出面,將我們31中半工半讀的學生成建制地全部併入32中。原32中的全日制初中生全部轉入27中。我就這樣從31中轉到了32中,上學的地點就由人民北路轉到了西安南路的棗子巷。


1969年元月前後,我們學校裏的很多同學家長,他們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具有相當的活動能力,這些人通過各種正規合法的管道和方式,曾經多次向成都市教育局的有關部門提出過訴求,重點強調指出;就這批讀半工半讀學制的初中生而言,他們在校學習期間,長期參加建築專業技能培訓和體力勞動,這些學生已經接受過比全日制學生多得多的強體力勞動鍛煉,已經具備了相對較強的建築工程專業生產技能,可否在政策上給予適當考慮;讓他們不下鄉,直接到建築工地當工人……


迫於當時的政治大環境,成都市教育局革委會在當時極左思潮的控制下,其下屬有關部門主要負責人,他們不可能為我們這數百名半工半讀的初中生,去承擔那些不必要的政治責任。通通地採取了一刀切的簡化辦法。市教育局革委會迅速召見了學校革委會,軍訓團和工宣隊,還有部分學生家長的代表,針對我們學校八百多半工半讀學制建築專業班的學生是否下鄉的問題,做了最後總結闡述;

نویسنده : بازدید : 1 تاريخ : پنجشنبه 4 آبان 1396 ساعت: 19:34
برچسب‌ها : ,
اخبار و رسانه هاهنر و ادبیاترایانه و اینترنتعلم و فن آوریتجارت و اقتصاداندیشه و مذهبفوتو بلاگوبلاگ و وبلاگ نویسیفرهنگ و تاریخجامعه و سیاستورزشسرگرمی و طنزشخصیخانواده و زندگیسفر و توریسمفارسی زبان در دیگر کشورها